1. <source id="j34gs"><meter id="j34gs"></meter></source>

                    <s id="j34gs"><nav id="j34gs"></nav></s>
                  <acronym id="j34gs"><form id="j34gs"><ol id="j34gs"></ol></form></acronym>

                  1. 如何認定“是藥還是毒”?

                    來源:中國禁毒報   發布時間:2023-03-08 18:08

                    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以下簡稱麻精藥品)具有藥品、毒品雙重屬性,認定醫療目的與否是辨別其“是藥還是毒”以及行為人罪與非罪的關鍵。走私麻精藥品醫療目的認定舉證責任如何分配?考察要素以及走私自用和走私販賣等不同情形的定性標準是什么?麻精藥品具有特殊性,應依照相關法律規定嚴格管理,在司法實踐中亦應區分不同情形,對走私(進口)、販賣(銷售)麻精藥品的行為,進行恰當處理,以期實現司法的政治效果、社會效果、法律效果相統一。


                    如何認定“是藥還是毒”


                    據“12309中國檢察網”公開的64件涉麻精藥品不起訴案例發現,檢察機關認定行為人明知所走私物品為國家規定管制的麻精藥品,但出于治療失眠、抑郁、嗜睡等醫療目的,作絕對不起訴的案件4起;相對不起訴的38件案例中,行為人系出于重癥止痛、治療失眠、抑郁等疾病的醫療目的走私麻精藥品,認定犯罪情節輕微的案件共14起。


                    通過梳理發現,此類案件主要具有如下4個特點。一是藥物對應病癥類型集中,多為抑郁、失眠、嗜睡類精神疾??;二是為本人或親友自用;三是麻精藥品數量不大;四是對出于醫療目的走私麻精藥品的究竟是作絕對不起訴還是相對不起訴沒有統一、明確的標準。


                    相關法律規定及司法解釋確認了利用麻精藥品的藥物屬性治療疾病的,不得認定該麻精藥品為毒品且行為人不構成毒品犯罪的裁判原則。


                    禁毒法第二條、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條均規定,“國家規定管制的其他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屬于毒品。禁毒法第二條亦明確規定“根據醫療、教學、科研的需要,依法可以生產、經營、使用、儲存、運輸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span>


                    《〈全國法院毒品犯罪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的理解與適用》一文關于“非法販賣麻醉藥品、精神藥品行為的定性問題”論述更為明確,“麻精藥品具有雙重屬性,無論通過合法銷售渠道還是非法銷售渠道流通,只要被患者正常使用發揮療效作用的,就屬于藥品;只有脫離管制被吸毒人員濫用的,才屬于毒品?!?/span>


                    《關于辦理危害藥品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八條規定,“不以營利為目的實施帶有自救、互助性質的生產、進口、銷售藥品的行為,不應當認定為犯罪”。


                    麻精藥品通過合法渠道流通時其藥物屬性系顯性(顯性屬性的表述借鑒自生物遺傳學中顯性遺傳表述,強調某一屬性更加凸顯) 屬性,而通過非法渠道流通時其毒品屬性則是顯性屬性。毒品認定的關鍵要素為藥物成癮性、違法性和危害性,對于具有藥品、毒品雙重屬性的麻精藥品,如何界分是否出于醫療目的是認定走私涉案麻精藥品“是藥還是毒”的關鍵,只有充分證實出于醫療目的或者有證據顯示不排除系出于醫療目的,才能認定行為人不構成毒品犯罪或者認定犯罪情節輕微作定罪不起訴處理。

                    醫療目的認定原則和實務定性


                    出于非法目的走私麻精藥品在司法實務中的認定相對簡單,但出于醫療目的認定相對困難,后者應對舉證責任進行一定轉移且區分不同情形進行認定。


                    醫療目的認定的舉證責任。鑒于麻精藥品的雙重屬性和主觀意圖(醫療目的)證明的困難性,為嚴密懲治毒品犯罪的法網,應將控訴方的舉證責任進行一定轉移,如行為人主張出于醫療目的,應提供相關線索和材料,只有充分證實出于醫療目的或者有證據顯示不排除系出于醫療目的,才能認定行為人不構成毒品犯罪或者認定犯罪情節輕微作定罪不起訴處理。


                    走私麻精藥品不同情形的認定。一般可分為兩種情況,一是走私自用型。所購買、使用麻精藥品系域外合法上市,數量較少,用藥人無吸毒、濫用藥物記錄,如用于治療經醫院確診的抑郁等病癥,且按規定劑量服用,應認定行為人系出于醫療目的,不構成走私毒品犯罪;如用于治療未經確診但癥狀高度疑似抑郁、失眠等疾病的,宜對此種情形作相對不起訴處理。二是走私販賣型。對于批量自境外購買麻精藥品,并在境內出售的行為人,如基于互助目的,無償代購或者少量加價向特定病患群體出售,對此不應認定為犯罪;如基于牟利目的,通過網絡等方式向不特定群體大肆加價出售,未核實購買人購藥原因和用途的,或者超出合理醫療用量、頻率向他人出售的,則可以認定其具有放任的故意,應認定行為人構成走私、販賣毒品罪。

                    深化麻精藥品科學管控


                    本質上,行為人無論目的如何,只要是通過非正規渠道或手段自境外代購或海外直郵購買國家管制的麻精藥品,都有可能導致麻精藥品失管,甚至引發麻精藥品濫用,危害人民群眾身體健康,破壞社會秩序。因此,應采取相應措施,加強對出于醫療目的走私麻精藥品行為的防范。


                    加強后續管理和綜合治理。一是建立涉麻精藥品不起訴人員、涉案藥品信息庫,防范藥物濫用,加強常態監測監管;二是建立司法機關與政府藥品監管部門的協調聯動機制,建立未被列管但存在濫用風險的新類型麻精藥品、有正常醫療需求的麻精藥品信息共享、巡查和預警監測機制,及時回應社會關切并調整藥品供應保障政策。


                    施行“因勢利導、疏堵結合”的管控方針。麻精藥品的管控,既要防范其濫用造成的社會危害又要滿足群眾正常醫療需求。一是暢通進口渠道,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應當構建包括麻精藥品在內的臨床急需用品進口工作機制,滿足病患需求,預防走私風險;二是提升本土供應能力,鼓勵臨床急需的境外麻精藥品生產企業積極在中國申請注冊上市,對我國急需的已超過專利保護期的麻精藥品,鼓勵國內有能力的企業加快研發制造。


                    強化麻精藥品雙重屬性法治宣傳。一是強化案例公開,將出于非醫療目的走私、販賣麻精藥品被認定毒品犯罪的案例及時向社會公開;二是強化麻精藥品列管目錄宣傳,新增列管的麻精藥品,通過新聞發布等形式及時釋明;三是強化麻精藥品濫用危害性報道,結合涉麻精藥品類毒品犯罪的辦案情況,采取以案釋法等形式,多措并舉開展禁毒宣傳教育,提高人民群眾的認知和防范能力。


                    操逼无码_亚洲欧美乱综合图片区小说区_大粗鸡巴久久久久久久久_在线观看激情无码成人AV

                              1. <source id="j34gs"><meter id="j34gs"></meter></source>

                                    <s id="j34gs"><nav id="j34gs"></nav></s>
                                  <acronym id="j34gs"><form id="j34gs"><ol id="j34gs"></ol></form></acronym>